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亚洲最美男人变成这样了……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12-03 17:42    浏览次数:
  

  坐在台下,他听着台上的崔健演唱着那首《一无所有》,突然之间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。

  那是1986,他正在北京拍摄电影《末代皇帝》,一天走在长安街上,他第一次听到了这首《一无所有》。

  歌声忽远忽近地飘来,长安街上飞驰而过的自行车从他身边经过:“我就听着这首歌,穿过了那条街。”

  26年过去,再次坐在崔健演唱会场馆里的尊龙已经60岁,时间翻滚而过,属于他的一些故事有了答案,一些人生始终无解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尊龙宣布隐退,自此之后,这位曾经被称为“亚洲洲草”的男人,渐渐走远。

  在网上,有人上传了一张他的近照,照片中尊龙的身材有些发福,容貌也随着年纪渐长有所改变。评论里,大家纷纷感叹,当年那个被评为“世界最美50人”的男人,也终于没有逃过岁月。

  在这9年里,他几乎没有再传来任何消息,人们不知道他是否健康,有没有进入新的恋爱,过得是否开心,还会不会再回来。

  就像一片落入水中的树叶,尊龙和他充满沉浮的人生顺着水流,漂向了看不见尽头的远方。

  在讲述自己人生故事的时候,他很少会用岁数来回忆某件事,大多数时候,他都是用“小时候”与“长大了”来进行区分。

  他说:“因为我没有父母陪伴,也没人给我过生日,所以常常意识不到自己几岁。”

  1952年,尊龙出生在香港,一出生他就被装在篮子里抛弃在路边,父母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给他留下。

  虽然在日后,尊龙在接受采访时会说自己本名是“吴国良”,但这个名字是他在17岁那年办理护照时才开始使用的。

  被父母抛弃后,他被一位身体残疾的上海女人收养,她收养尊龙的目的很单纯——在香港,领养弃儿可以领取政府补助金。

  就这样,尊龙跟着养母住进了贫民区。日子很苦,那时他能吃到最好的东西就是一碗酱油拌饭,而大多数时候,他都是依靠面团充饥。

  在别的孩子都被送去读书的年纪,尊龙只能在贫民区的街角消磨时光,那时他唯一的消遣,是在隔壁邻居开的茶馆里看电视。

  在那面发黑的茶馆墙上,悬挂着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,年幼的尊龙常站在下面一整个下午,呆呆地看着电视里那些关于神话的电影。

  尊龙不愿意回家,在家中,养母性格怪异,对于尊龙,她并没有太多感情,并且常常打骂。

  眼看尊龙个子越来越高,10岁那年,养母将他送去香港春秋戏剧学院,跟随其创始人粉菊花学习京剧。

  后来,尊龙说:“她可以让我去修鞋,也可以让我去刷盘子,但是她却让我学习了演戏,现在想来我还是感激她的。”

  学戏的日子很苦,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后,尊龙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练功房靠墙倒立,通常结束时,练功房的地上到处都是一圈又一圈的汗渍。

  在戏班里,尊龙因为长相俊美、性格内向且没有父母,所以总被欺负。至今他的头顶都有一处显眼的伤疤,那是某次和同学打完架后没有及时处理所留下的印记。

  但纵使如此,当有人问尊龙,童年时是否会常感到孤独,他回答:“我都不记得了,因为生活已经待我不薄。”

  从戏剧学院毕业后,尊龙曾因为外貌出众被星探看中,想将他签入彼时最火的邵氏电影公司,但尊龙选择了拒绝。

  他说:“当时在香港,每个人都好像急着想做成什么一样,那种感觉让人很焦虑。”

  或许尊龙从未渴求过什么,但却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而机会也很快摆在了他的眼前。

  17岁那年,一个美国家庭在看过了尊龙的京剧表演后,决定资助他前往美国读书,如此,尊龙离开了中国香港,前往美国开始了新生活。

  尊龙喜欢工作,并不是因为工作能够给他带来金钱与名气,而是在这一过程中,他终于有了接触生活的机会,也开始与各种各样的人建立起联系。

  刚到美国的日子并不好过,那时尊龙不会说英语也不认识任何人,为了快速适应,他只好白天打工,晚上再去成人高中学习。

  那段时间他做过洗碗工,在厨房帮过工,也曾经在迪士尼乐园工作过——穿着制服在加勒比海盗船附近的一间酒廊里卖冰镇薄荷酒。

  尊龙进步很快,仅仅一年后,他就能够熟练地在生活中使用英语,并且考上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。

  校园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新奇,他甚至在学校里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段婚姻——对象是和他同在一所社区大学读书的女生。

  从学校毕业后,尊龙开始寻找一些演出机会。在当时的美国演艺圈,亚洲面孔处于边缘地带,电影里的大多数亚洲人都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现,相对于演员,他们更多的是一种符号的代表。

  1976年,尊龙接到了自己第一个荧幕角色,在电影《金刚》里扮演了一位中国厨师,前后出场时间只有一分钟。

  之后,他开始在各种电视剧里跑起龙套,扮演一些无足轻重且没有台词的小角色。

  因为读书期间学习舞蹈的经历,加上之前的京剧功底,尊龙开始在美国公共剧院表演舞台剧,同时还以导演的身份参与剧集的作曲与编舞,凭借其自编自演的作品,他曾两次夺下了被誉为戏剧界奥斯卡奖的“奥比奖”。

 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,他将自己的英文名改为“John Lone”,翻译过来则是“尊龙”。

  当在舞台剧上迎来巅峰的同时,在电影上,尊龙也终于等来了人生中第一个主角。

  1983年,电影《冰人四万年》计划筹拍,在选角阶段,其他演员都早已敲定,只有主演“野人”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演员,因为这一角色不仅扮相丑,还没有台词,鲜少有演员愿意出演。

  但尊龙却毫不介意自毁形象,在试镜中,他没有任何包袱地表演了嚎叫以及撕扯衣服,并且为这一角色增肥十多斤,最终争取到了电影的主演。

  回头看,在尊龙长达20多年的演艺生涯里,其主演的影视作品仅有11部,在这其中,他最喜欢也最满意的角色,就是这部《冰人四万年》中的“野人”。

  在出演完《冰人四万年》的第二年,尊龙又在电影《龙年》里扮演了一名黑帮老大,凭借在电影中的生动表演,他被提名了1986年金球奖的“最佳男配角”。

  在1986年金球奖颁奖典礼直播中,镜头扫过了那年32岁尊龙的侧脸 ——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西服坐在台下,脸上没有太多表情。

  在那夜,尊龙虽然没有捧回金球奖的奖杯,但在前方,一个更高的巅峰,在等待着他。

  1986年,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·贝托鲁奇计划拍摄电影《末代皇帝》,在《龙年》导演的介绍下,他面试了尊龙。

  面试完后,虽然对尊龙满意,但贝托鲁奇并不确定是否还存在着更适合的人选,于是之后半年,他又面试了几百名男演员,据说梁朝伟、梁家辉、周润发都曾经去面试过这一角色。

  在当时,为了拍摄这部电影,剧组从欧洲五个银行贷款2500万美金,单单群演就多达近两万人,就连陈凯歌都在里面跑了龙套,扮演了一位午门守卫。

  在当年,这部电影一口气拿下了9座奥斯卡奖杯,尊龙更是凭借这部电影,被提名了金球奖最佳男主演,并与陈冲一同担任了第60届奥斯卡典礼的颁奖嘉宾。

  与此同时,他还成为了第一位被美国《人物》杂志评选为“最美50人”的华裔男演员。

  名利飞速袭来,在90年代初期,尊龙的片酬就已经高达上千万,不少彼时当红的女明星都是他的粉丝。

  1992年,她正在拍摄电影《东方不败》,有一天因为第二天有一场清晨下水的戏,她本来计划早睡,结果睡前接到好友电话,邀请她去打麻将。

  但对于这些名气,尊龙并不太在意,他说哪怕自己拿再多奖杯,回到家中也没有人替自己庆祝:

  “我想打电话给别人分享喜悦,却不知道打给谁,只能自己一个人抱着奖杯坐着。”

  在尊龙的人生中,一些事情发生了改变,比如贫穷。一些事情始终无法改变,比如孤独。

  在娱乐圈里,他没有太多朋友,与他合作过两次的陈冲曾经在访谈中聊起自己对于尊龙的印象,她形容尊龙是一个充满了秘密的人:

  “他和你在一块的时候,他想和你唱歌,想请你吃饭,他的那种感染力与热情,一不见面,这种热情就消失了,他人就失踪了。”

  尊龙知道自己的疏离与敏感,他说:“我不太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童年”。

  小时候的经历深深地刻在了尊龙的人生里,也正因如此,在读过电影《霸王别姬》的剧本后,他被这个设定在戏园里的故事打动了。

  1992年,陈凯歌计划拍摄电影《霸王别姬》,对于剧中的“程蝶衣”一角,他最初想邀请尊龙出演,他甚至还特地飞往美国与尊龙讨论剧本。

  在《霸王别姬》的主创团队里,除了陈凯歌之外,其他四位主创都一致认为张国荣更适合这个角色,在投票之后,陈凯歌选择妥协。

  错失《霸王别姬》后,尊龙主演了电影《蝴蝶君》,在里面扮演了一位雌雄难辨的京剧红伶“蝴蝶夫人”。

  电影里,他扮演的宋红伶不被世俗眼光所困扰,而电影外,尊龙的人生也同样自由。

  “我想开演唱会,想发行专辑,也想成为一个商人,卖点洗发水,总之,想去体验那些世界上不同的东西。”

  所以在拍完《蝴蝶君》之后的6年里,尊龙没有再拍电影,而是把时间投入到唱歌、舞台剧等其他不同领域中去。

  2004年,他推掉了电影《艺伎回忆录》的邀请,接拍了一部国产影视剧《乾隆与香妃》,之后他又先后出演了《自娱自乐》《康熙微服私访5》等影视作品。

  电视剧的口碑都差强人意,与此同时,开始有媒体在文章中说尊龙的这些作品都是为了“回国捞钱”,甚至将他过往的人生经历翻出来进行炒作。

  面对误解,尊龙不愿意回应,甚至拒绝了大部分媒体的采访,他说:“从小没有人来保护你,你必须要自我保护,就这样我关闭了心门。”

  那年电影《杨贵妃》开拍,邀请尊龙出演“唐明皇”一角,谁知电影拍摄过半,因为投资方出现变故,尊龙被临时替换。

  尊龙曾经将自己形容为一片树叶:“跌落进河,任河水冲走,都不知道自己已逝。”

  在很早的时候,他就计划好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:“当有一天,我觉得不应该再在艺术中自我陶醉的时候,我就回归到大自然中,住在森林里、湖边上、高山顶。”

  而如今,隐退后的尊龙生活在加拿大,他养了一只狗,常常带着它去森林里露营,他还认养了两棵千年古树做自己的祖父与祖母:

  “我一看见它们就呆住了,一千年的时间它们就站在那里,太奇妙了。我叫这两棵树祖父祖母。看着它们可以感动得流眼泪。”

  尊龙曾说,人出生时的样貌是父母给的,几十岁以后,脸就是属于自己的,因为这时脸上都是这个人这些年经历的痕迹。

  对于尊龙而言,样貌从来不是人生中重要的东西,重要的是那些在岁月的打磨下,他所经历以及拥有的故事。

  或许,和过去他不知道来路与归处的人生相比,如今的尊龙,终于能够真正拥抱自己的人生。

  曾经有人问尊龙,如果有一天他的生命结束,希望在自己的墓志铭上写下哪句话。他思考了一会,给出答案:

脚注信息
Copyright 2017 d88尊龙官网登录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